Skip to content

我對聽勁的認識

  • by

作者 “Han Feipeng” <enhfp@eie.polyu.edu.hk>
討論 tw.bbs.sports.kongfu
標題 我對”聽勁”的認識
時間 1999年10月28日

我是在香港工作的北京人, 喜歡太極, 見到台灣的功夫新聞組好熱鬧,所以來湊個熱鬧.
太極聽勁是用身體和心去聽, 不是用耳朵.
從能聽(感覺)到對方的大力,慢慢增加自己的敏感程度,可以聽到小力, 甚至微力,
乃至能聽到對方的氣和意(一定程度上講).

聽勁的信號通道是自己的肢體,要保證信號通道的暢通方能增加敏感度.放松, 不頂勁,
不僵, 圓潤是信號暢通的必要條件.

充份條件是,心意要靜, 自己不加任何主觀雜念, 更不要妄動, 一切舍己從人,
客觀求是.
舉一個通俗的例子: 一個人自己心中麻煩事像獎糊, 怎能再聽進去別人的事情.

聽勁有什麼用途?

太極講四兩撥千斤, 憑什麼? 後發先至, 憑什麼?

我見到一位老柔道教師做這樣的試驗,
他讓一個學生手拿一個網球,手背朝上球向下,手臂伸平,
教練的手輕輕放在學生手背上,”聽”. 學生可以在任何時間撒手”自由”落球.
看教練的手在球落地之前追上並抓住了網球.

我今天偶然與朋友試驗了一下, 抓住了一次,
其他幾次都碰到了球,沒能抓住,我還是有些僵.

試想, 對方以千斤之力出一拳, 其加速度是大於重力加速度(g)吶,還是小于,
我未作證明,可否認為如此聽勁加隨動的反應能逃此一劫?
如果其運動軌跡是圓的,能否以為,你不但逃走, 而且已經繞到其背後,
加四兩力會如何?

見笑, 見笑.

“石頭說夢”是也.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