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太極拳的故事與「皇帝的新衣」

  • by

大約兩百年前在丹麥的歐登塞城,日後那個以編寫童話而蜚聲世界的漢斯·克里斯汀·安徒生誕生。安徒生的童話之所以經久不衰,是因為他的童話講出了人世間的一些看似虛幻乃至荒誕而實則寓意深刻的道理,如「皇帝的新衣」里講述的故事,聽上去近乎有些荒誕,而事實上類似的事情以及與此相同的行為邏輯一直以來經常發生在人們的身邊,而且不分地域和國界。如在離丹麥的中國的太極拳界這種現象就尤為常見,那個比安徒生早出生6年的楊露禪一直以來就成為了太極拳界的安徒生筆下那件在「皇帝的新衣」。

此說何來?

一方面這裡有信仰、立場、情懷、利益的驅使,另一方面也有人們在思維邏輯上的缺失。

比如受某種信仰、立場、情懷、利益的驅使,一些人聲稱陳、楊、武、吳等派太極拳如何能打,然而此說實乃後人張大其詞,如同那件「皇帝的新衣」認不得真,因為所謂能打一事,以陳長興、陳青萍、楊露禪、武禹襄等名家為例,自他們在世直到他們去世後二十年內的各類文字記載中從無相關實例,其諸多傳說一旦查證當年史料,皆屬子虛烏有。但後人杜撰的有關他們如何能打的無稽之談長期以來在中國武術界尤其是太極拳界陰魂不散。其實史料中有記載的太極拳名家如楊班候、李瑞東等,遇強手挑戰,皆退讓回避。在歷次全國性的規則相對放開的技擊大賽中,太極拳拳手更是一敗塗地。其中不乏被今人奉為「大師」、「宗師」者。這是清末民初時太極拳的情況。

時至今日,一些太極拳拳師的表現更令人不齒,一些太極拳拳派掛羊頭賣狗肉,把一些練習散打的選手招收為徒,標榜為其弟子,或將其弟子送到體院、專業隊練習現代競技搏擊,在比賽中他們這些弟子的核心技術分明是現代競技搏擊那些東西,他們每天的主要訓練內容也是這些東西,然而只要會比劃一套太極拳,就成了什麼「太極實戰第一人」,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甚至指鹿為馬的勾當,真把大眾當成了傻子,欺騙當今一些無知者。我早就說過,你們能不能打,不要在當今國內這些賽事上抖激靈,因為當今國內這些賽事常有「注水」行為。真認為自己能打,就去K1,去UFC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打進年度前10。以我在民間武術圈40多年的見聞,在陳楊武吳幾派太極拳中就沒有遇見一個真能打的。個別能打兩下子的,雖然練習太極拳,但他們打人的核心技能並不是出自他們練的太極拳,而是源自別的武藝。

那麼,他們為什麼還要給自己掛上太極拳這塊招牌呢?

因為社會上學習武術的人中,太極拳的受眾最多,有太極拳情節者佔多數,所以有了這塊招牌他們容易招收學生,有利於他們為自己開通財路。

於是掛羊頭賣狗肉、指鹿為馬或故作玄虛成為當今傳統武術拳師尤其是太極拳拳師開班掙錢的普遍現象。

自1979年政府恢復提倡技擊運動以來,四十多年過去了,中國傳統武術的技擊水平並沒有出現明顯改觀。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多個層面的弄虛作假,很少有人去踏踏實實的研究、復興傳統武術的技擊技藝。這其中包括一些武術運動的管理者和所謂的武術專家對中國傳統武術技擊在認知上的缺失。而且這種認知缺失是系統性的整體缺失。

如現實中常看到一些人依據推手功夫的造詣或說手打人的造詣推想出其等同於實戰技擊功夫——就是在認知邏輯上的迷失。這種邏輯缺失導致虛妄成為流行的太極拳文化一個普遍特徵。

因此,面對XXD指名道姓的打假挑戰,當代太極拳的這些所謂的代表性拳師皆畏縮不前,不敢接戰,且行為猥瑣,各種不堪之狀可謂一片哀鴻。

其實一百多年來的諸多事實早已證明,陳楊武吳等派太極拳在技擊效能上遜於形意、查拳、摔跤、通臂、太乙等拳派,與現代競技搏擊也不具有對抗能力。因為這些太極拳的魅力本來就不在實戰格鬥方面,而是在一種理趣和情懷,在於是一種有趣的體育遊戲,可以寄託某種文化情懷,既鍛鍊身體,其中的有些道理又引人入勝。但若論真打,這些太極拳除了吹牛之外,未見任何實績。

那麼,如何才能給當代太極拳穿上一件不露腚的「衣服」?

首先,需要對當代太極拳以及太極拳文化的現狀進行深入反思。文化反思是一個批判的過程,所謂批判不是文革式的那種全面否定,而是在分辨、判斷、否定與闡揚基礎上的揚棄。沒有對太極拳及太極拳文化的批判,就不可能對太極拳及其太極拳文化有真正的反思,沒有經過批判性反思的太極拳文化必然繼續著諸多虛妄與謬誤,因此難以產生實質性的進步。

其次,就太極拳技理以及文化而言,需要進行深入的辨析與評判。因為各派太極拳的技理以及文化內涵是不同的,不存在一個統一的太極拳技理和太極拳文化。籠統的論述太極拳技理和文化,一旦深入到具體的太極拳拳派的技理和文化時,常讓人感到或是張冠李戴,或是一種塗脂抹粉的刻意裝扮,乃至是自欺欺人。

其三,當代開展太極拳,應該深入挖掘其文化理趣以及合乎生理、合乎大眾需求的鍛鍊與交流方式,而不是繼續編造太極拳如何能打。

近半個世紀以來出版的當代諸多有關論述太極拳文化的著作和文論多是對太極拳進行塗脂抹粉式的頌揚,還沒有見到一部有深度的、具有批判性的關於太極拳文化的論著。

當代太極拳及太極拳文化的研究者、推廣者應該給太極拳穿上一件能夠遮住腚的「衣服」,而不是繼續煞有介事的頌揚那件露著腚的「皇帝的新衣」。為此,只有進行深入的批判性反思才能使太極拳及太極拳文化穿上一件體面的新衣。